返回顶部
  • 发帖数5225
  • 粉丝1

此人很懒,什么也没有留下

  • 最佳新人

    注册账号后积极发帖的会员
  • 活跃会员

    经常参与各类话题的讨论,发帖内容较有主见
  • 热心会员

    经常帮助其他会员答疑
  • 推广达人

    积极宣传本站,为本站带来更多注册会员
  • 宣传达人

    积极宣传本站,为本站带来更多的用户访问量
  • 灌水之王

    经常在论坛发帖,且发帖量较大
  • 突出贡献

    长期对论坛的繁荣而不断努力,或多次提出建设性意见
  • 优秀版主

    活跃且尽责职守的版主
  • 荣誉管理

    曾经为论坛做出突出贡献目前已离职的版主
  • 论坛元老

    为论坛做出突出贡献的会员

被塌方绷紧的川藏线

[复制链接]
孟婆汤敌不过优乐美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1-7-10 21:32:57 |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(路基崩塌到激流中)



在滚石崖壁的拐弯处人们停下,回头看我。


老曹对我说:“赵老师歇口气再上。”


众人附和:“对,歇口气。”


“赵老师先吃点东西吧。”他又想起上车前买的萨琪玛,这让我头疼:别人都没有,我俩怎么吃。


“过去再吃吧。”我说。


我又开始了那仪式般的准备动作:弯腰系紧鞋带,把帽檐转到脑后,扣上背包腰带,伸展胳膊做一次深呼吸,目光冷峻地投向……


却发现:那俩四川小子上了,一个背包袱,一个背电线。


黄毛道班也跟上去。


和上次滑坡区不同,一片塌垮下的大石掩埋了路面,形成斜坡直冲江中,走起来坑洼不平,一旦石头落下很难脱身。他俩刚过去坠石就下来了,却没回头,在峡谷拐弯处消失。这边是黄毛道班的秃顶,他身子向前移动,晃了晃,猛然启动跌跌撞撞冲过去,在另一塌方堆积前停下,替后来人瞭望坠石情况。接着是老曹,在黄毛道班指挥下过去了。


我往前,福建人紧跟。石头飞落,我站住。望。


今天——石头说了算。


路侧土崖全是沙土,混杂大小不一的石头。远古河床要比现在高得多,沉淀许多泥沙和磨圆的石头,后来河流像刀把原先河床的堆积层深切下去,成了现在极不稳定的断面。


我听见石头落下,猫腰狂奔。


跑过去喘半天。那帮云南民工相继过来时,穿绿条绒衣的大嘴民工,带着夸张表情对我说:“一块脸盆大的石头擦你脑袋掉下来了,呼地一下。”


呼——我说我知道。


福建人说:“我跟在你后面隔一米,先是掉几颗小石头,开始我想往前跑。紧接着大石头就下来了。咚地一声落咱俩中间,我扭头往回!”他惊魂甫定:“我当时往前就完了;你再慢半秒,也完。”


后来就看到了电信局的那辆丰田越野车残骸。尸体已抽走。人死了,死在汽车铁壳造就的空间里。外面是那天的雨和冷曲的咆哮。车厢温暖,雨滴滑过车窗玻璃,一些泥点溅上,前边石头挡了路。


司机刚出去就塌方了,车里车外的都死了。车里人至死都不能感到温暖的空间会有危险。忽然瘪了,连人带空间,被巨石摧毁——血和碎玻璃崩溅,车壳和底盘被挤压在路面,四轮翘起……



(经过电信局被砸扁的丰田车)



江涛的背景中出现几辆摩托车,有身穿黄色衣衫的摩托车手。走在前边的民工和他们聊。走近看清三人黄色衣服溅满泥浆。大家急扯白脸告诉摩托车手前边根本过不去。


我说:“你们想像不出那片滑坡,又陡又滑,你们的身体会在外侧摩托在内侧,会连人带车滑下去。激流勇退吧,既然能过来,不管多难,肯定也能回去。”


“我们一路抬车过来的。”


“那也肯定能抬回去——好歹是条求生之路呀,逃生吧!”



(劝说摩托车手原路返回)



后边的人过来了。老曹说:“吃点东西吧,赵老师?”


他两个铃铛般大眼看你,一真一假,语气诚恳。就那么站你跟前,两腿并拢。


他一说“吃”,人们扭头就走。江涛喧响。


“大家走了。咱也抓紧时间走!”


“好,”他抬手看表。嘀咕:“四点多了。”


摩托车一溜烟儿驶离,在满地落石间左摆右摆,后座绑着行李。





在汇入冷曲溪谷口上的水泥桥上,队伍停下。这是整条峡谷唯一的安全岛,周围开阔,没有滚石威胁。


大家陆续到达,散坐在两侧桥栏杆。


三个河南摩托手又驶来了,他们不甘心,再次向我们了解那边滑坡区的情况。


老曹说:“赵老师,咱吃点东西吧?”


我从背包拿出那包萨琪玛,共六块,自己留下一块,其余的送到民工中年纪大的手里,说:“大伙分分吧!”


那些人立刻掰开分了。老曹见状照此办理。我发现坐较远的两位民工没得到。说:“他俩呢?”


摩托手掏出厚厚一摞饼子,分给大家。


有人唱。是那黄毛道班,带着玩世不恭的神情,伴着江涛,密集而清晰的雨丝,对岸塌方坠石溅起巨大水花。这是以农民为主的乌合之众,随之哼唱:“常回家看看回家看看……”


黄毛道班独坐桥一头。这是我走南闯北多年看到最怪异的一幕:大家野调无腔的歌声冲破恐怖的空间。还不知能不能全体走出呢!


我招呼合影。


桥面站成一排,摩托手拿着我相机。黄毛道班坐在栏杆不起,一脸冷笑。摩托手喊三次他才勉强走进人群。后来照出他的半边脸,带着不屑。


此后我和黄毛道班打头。互不搭言,他挂着含义不明的冷笑。我在路面靠江边的外侧;他在靠崖壁的内侧,两人隔开并排走。我身后紧跟着福建人,他身后是老曹、还两个四川小子,再往后隔很远是大队。



(一行人在塌方的间隙合影)



崖壁漏斗状的豁口石头飞落。


老曹和黄毛道班谨慎地靠上去。猛然间,老曹一甩大牛仔包顶在头上,迈着笨拙的碎步冲击飞石区。这招儿好:牛仔包又大又厚,馒头大小的石头打在包上没什么反应。他刚冲过去大石头又下来了。黄毛道班站崖边滚石下,抻着脖子,像斗牛,瞄、嘀咕。他试探性往前挪、挪,一阵猛跑,秃头上一缕黄毛飘起。


想我一生,多次在危难之时,看似卑微的人群中总有英雄冒出,令人刮目。这,可能是咱民族的性格吧。黄毛道班也冲过去了。飞石稍停,他俩在对面指挥我伺机冲关。


老曹、黄毛道班、我、福建人还有两个四川小子共六人走出险区。前方是山体低缓的红河谷,传说中的卡达村。


走在最前的两个四川小子展开双臂!



(探望险情)



7月28日6:10。剩余的人全部走出穿越塌方区,没人失去父亲、丈夫、兄弟或情人。河谷传来连续的轰鸣,江水被轰炸般溅起老高。人们呆立在原地,“啧啧”。


老远见老曹从一辆卡车驾驶室招呼:“我给大家雇了车,快上吧!”


车开了,奔向八宿。在卡车槽帮里,那大嘴的云南民工说:“最后那片滚石区,你们六个刚过,整面山崖垮了!”


太阳雨中,蹲在后槽帮的四川小子喊我:“赵老师,看!”


回望刚走出的谷口,有一道彩虹是对生命的奖赏。


“不姓赵,我姓肖!”



(回望塌方区彩虹乍现)


精彩评论11

ehhzjsbsg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1-7-10 21:32:56
今天有换工做的没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huxu109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1-7-10 21:32:53
✅Makati 入职送 苹果12 max pro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1尘缘1baby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1-7-10 21:32:57
直招技 术 后勤 推  人事 等岗 位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徐均儿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1-7-10 21:32:57
入职更有惊喜❤️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徐红艳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1-7-10 21:32:47
不装了, 我摊牌了,我昭人,要10个SEo学徒❤️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kira5201314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1-7-10 21:32:45
没有最好,只有更好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来木星的小超人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1-7-10 21:32:57
有缘千里来相聚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@Xizi_ESvBGM1o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1-7-10 21:32:57
入职红包73888P 或者12promax❤️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___Smithy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1-7-10 21:32:57
最高可接30K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