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顶部
分享到

婚恋"杀猪盘"受害者越来越多:数万人被骗光家产,有人2月被骗几百万,报案容易被误认 ...

行业揭秘告诫 2021-5-22 17:56 24991人浏览 11人回复
摘要

以为找到了自己的"Mr. right",最后却被"爱人"算计,身心受创之余还要承受巨额财产损失。这种披着爱情外衣、用甜言蜜语欺诈的过程,专业术语就叫做"杀猪",而这套骗术被称为"杀猪盘"。浙江衢州的年轻女孩小艾就遇到 ...

以为找到了自己的"Mr. right",最后却被"爱人"算计,身心受创之余还要承受巨额财产损失。这种披着爱情外衣、用甜言蜜语欺诈的过程,专业术语就叫做"杀猪",而这套骗术被称为"杀猪盘"。

浙江衢州的年轻女孩小艾就遇到了这种事。2018年6月,24岁的小艾在社交软件上认识了一位"男友",随之陷入网恋。大量社交信息和照片,让小艾认为对方是一个帅气善良的男孩。但当被"男友"引入一个网络投资平台后,小艾的命运从此改写。不到两个月时间,在"男友"怂恿下她多次挪用公司资金,导致800余万元公款全部亏损。事后,"男友"网上蒸发,小艾在绝望中自残。

"杀猪盘"诈骗,往往借助境外服务器,将自己包装为成功人士,借助婚恋、交友等手段,引诱受害人"投资""玩彩票",并采取"先小恩惠后钓大鱼"的方式,让受害人越陷越深,没有退路,继而借遍所有网贷平台,直到受害人经济崩盘,陷入绝境。最终,完成"杀猪"。

在"杀猪盘"骗局中,把受害者叫做"猪",把谈恋爱叫做"养猪",把聊天工具视为"猪食槽",同时,还有一套培养感情的剧本,称之为"猪饲料"。据中国警方披露的情况及媒体公开报道,"杀猪盘"案均损失是别类案件的近5倍,诈骗金额数以亿计,受害者众多。

自2016年开始,东南亚"杀猪盘"在中国社交媒体、新闻与视频平台全面渗透,几乎无所不在,这导致数以万计的人们倾家荡产,抵押卖房,负债累累,甚至自杀。2018年下半年至今,东南亚"杀猪盘"急剧扩张,国内受害者呈爆发式增加。其境外布局,更给中国警方侦破工作造成极大难度。

我把骗子当成救命稻草

认识才几天,微信里刘文彬就一口一个老婆了。天津女士孟薇薇虽然觉得肉麻,但心里是喜悦的。他们每天互相要发很多信息、语音。今年5月26日,一名男性在"陌陌"上跟孟薇薇打招呼,二人遂加微信成为好友。

去年11月辞职后,孟薇薇一直赋闲在家。她的"陌陌"注册于2013年,上面展示着自己的日常生活细节,如健身减肥、烘焙、养的小狗。一开始,这位叫刘文彬的男子每天主动问候,"你吃了吗""吃什么东西",随后聊各自的情感经历。第三天,他就开始喊"老婆"了。

天津女士孟薇薇被骗250多万。骗子在聊天中扮演成功男士,极力撩拨。 受访者供图

社交软件上,刘文彬是一个阳光的男人,有好看的腹肌。"爱健身、有正经工作,给人上进的感觉。"他说,自己是1986年生人,在云南做卡车物流,平时业余玩玩高频彩。孟薇薇算了算,两人年龄相差几个月,星座吻合。

两三天的攻势下来,孟薇薇有了恋爱的感觉。辞职后,孟薇薇体重控制在107斤,对方说,"不许你低于105斤。要是低于105,我就想办法让你增肥……"接着他要求孟薇薇养好身体,"不要太瘦了,养好身体,明年好生宝宝。"孟薇薇没想要孩子,但对方如此呵护,至少让她开心。"这些话,任何女孩听了都会感到甜蜜。哪怕你觉得这人很刻意,但你还是被撩得很舒服,舔得很舒服,有人就是愿意被舔啊。"

刘文彬是一个事业型"暖男"。每天除了嘘寒问暖,就是展示自己的生意。他说,他以前去过天津,感觉不错,最近正筹备各方面资产,打算在天津投资专线物流,做一级代理,厂房位置在北辰区。但各项抵押还在审批中,大约7月下旬,他会到天津。孟薇薇自己做一些小投资,理解刘文彬的想法,同时心里产生了见面的期待。她不知道,这两个月时间,正是刘文彬设定的"杀猪盘"期限。

天津女士孟薇薇被骗250多万。骗子在聊天中编造故事,扮演成功男士。 受访者供图

认识四天后,刘文彬说自己在玩高频彩,让孟薇薇参与。孟薇薇说不喜欢赌博,刘文彬纠正说"是彩票"。"你相信我,我研究两年多了,烧了好多脑细胞,你可以试试。"进入那个叫"XX乐彩"的平台,孟薇薇投了500,赚了几十块,很快返款到账;后面两笔又投了几千,半小时赚了100多,立刻回款。刘文彬说,这是"挣点小裙子的钱",孟薇薇感觉对方"很调皮"。

"XX乐彩"平台界面里,有多种类型的玩法,每种又分初级厅、中级厅、高级厅,进入房间投注,最后3个数字得出一个数字。系统完全是彩票的样子,还有内置客服。但操作过程,都是听刘文彬指挥,孟薇薇完全不懂。"我转完账后,进什么厅,下什么注,多少金额,大小、单双,都是他告诉我的。"那两天,她赚了3000块。

孟薇薇被刘文彬带入“腾讯乐彩”诈骗平台。这是杀猪盘诈骗中极为普遍的一个系统程序,界面极似福彩。

其间,刘文彬提到要在天津买房,请孟薇薇参考一下房价,"在天津发展,得先有个落脚地方。"孟薇薇说,"我不需要你给我买房,我名下有房。"

刘文彬开始教育孟薇薇,要有投资融资能力,将来公司用钱,他不在的时候,就得她去弄钱。他让孟薇薇继续往平台投闲钱,说本金档位越高,赠送的彩金越多。孟薇薇取出自己股票的5万,又凑了点,一共投入8万。不知过了几天,刘文彬让孟薇薇向客服约一个50万本金的档位,说投50万就有9万的彩金。孟薇薇当然做不到,他说,"你放心,有我在。你要相信我,我在背后支持你。"孟薇薇听着很感动。

按照刘文彬的指导,孟薇薇下载了十几个网贷软件,支付宝、借呗、花呗、借条、招联金融、宜信、平安普惠,还推荐给她一个花呗的授信业务员去套现。孟薇薇闭着眼睛借钱,顾不上利息多少,借了30万,还差12万。她问客服怎么办,客服提醒,"120小时以内充不够,之前的存款将自动消失。"孟薇薇陷入茫然和焦虑。

孟薇薇被刘文彬带入“XX乐彩”诈骗平台。这是杀猪盘诈骗中极为普遍的一个系统程序,界面极似福彩。

后面两三天,刘文彬承诺帮忙的5万也没落实,但他抽空在网上订了一束玫瑰花送给孟薇薇。大限将至,孟薇薇向妈妈求助,拿到7万,凑到45万。刘文彬那边毫无援助,反而提议,"要不你就抵押房子?"孟薇薇拒绝了。

这50万一时凑不齐,刘文彬想出一个办法,让孟薇薇去约200万的档位,以赢得更多筹钱时间。他继续怂恿孟薇薇抵押房子,并称自己的舅舅玩这个十年,赚了几百万。"房子抵押只是为了渡过难关,暂时借用一下,很快就能出来。"这时候,孟薇薇很害怕,前有档位本金缺口,后有30万贷款,她更担心前面投进去的45万一夜消失。她没有退路,"有人掐着你脖子的感觉。所以我就拿他当救命稻草,他说什么你都觉得他是对的。"

"你就是把我看成'猪'"

交流情感和投资过程中,刘文彬始终对孟薇薇进行"角色培养"。他说,自己在平台上有七八百万的本金,有能力帮孟薇薇。但是,将来在天津结婚买房,孟薇薇至少要出点装修款,"男女关系里,他出大头,你什么都不出,好像没体现出你的价值。"他还说,"自己装修,也有当主人公的乐趣。"因此,孟薇薇要自己挣这六七十万的装修钱。

另外他提醒,孟薇薇要考虑将来在家族里的位置。刘文彬说,自己的母亲、舅舅都有公司资产,自己也开公司,如果孟薇薇自己不会投资,不能挣到事业的第一桶金,将来就没法融入家族环境。"他告诉我,不要想自己开店或者打工,要有自己的事业,不然将来进入刘家,也会被朋友指指点点,自尊心受伤。"这些话,听起来都是为孟薇薇以后做准备,她很感动。"害怕,又感动,又焦虑",于是,孟薇薇约了200万的档位。

孟薇薇在"XX同城"上先后找了两家贷款公司,第一家的老板明确建议孟薇薇不要抵押房子,还劝阻她此前的投资。孟薇薇告诉了刘文彬,刘文彬让她不要再去接触,称"他们想挣你的钱,想要你的房子,是趁火打劫"。去第二家时,孟薇薇开着QQ语聊,让刘文彬全程监听,帮忙审核。

机构抵押业务比银行快。不到一周,孟薇薇340万市值的毛坯房,拿到210万抵押金。她说,行情好的时候,这房子能卖到四五百万。她往刘文彬给的两个银行账户里打入了200万。"我不能眼睁睁看着我上面那三四十万就在那儿飘着,我就想自救。"

加上各种零头,此时,孟薇薇投注的本金前后已达250.7万元。刘文彬让她约300万的档位,说自己这边在抵押母亲的老房子和自己的商铺,可以帮忙。但后面几天一直没动静,他们吵了一架。随后,刘文彬找朋友,给孟薇薇的账号充了20万,这就有了270万。名义上,这是帮孟薇薇借的,实际上只是个虚假数字。剩下30万,还得孟薇薇自己解决。

此时,孟薇薇已经骑虎难下,精神崩溃。7月8日,她额外交1.5万,只为延缓一天期限。紧张和焦虑中,她从网上找到微粒贷,联系到三家银行,打算继续套现借钱。表面上,她征信良好,但7月10日,对方告诉她,她的征信数据乱了,"网贷记录被查了58次"。她已经贷不出钱了。

晚上,她偷偷去刘文彬的QQ空间,联系一个人,求证他是不是骗子。刘文彬发现后,骂她"下作、可怜。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!"这时,她仍把刘文彬当成救命稻草,但刘文彬说自己只能带她在平台上"打流水"。晚上,濒临崩溃的孟薇薇打电话给母亲,第一句话就是,"妈,我办错事了,我把房子抵押出去了。"

被母亲拽到派出所时,警察认为这是赌博。孟薇薇不明白。她意识到那个平台是个"吃人的平台",但自己已经"被吊脖子了",没有退路。她几乎处于疯魔状态,请求生病的父亲出面,把父亲名下的房子再抵押出去,母亲当然拒绝。警察告诫母亲,"赶紧把你家那房本放好了!"孟薇薇说,"我想自救,我想救我的本金你知道吗?"

孟薇薇被刘文彬带入“XX乐彩”诈骗平台。这是杀猪盘诈骗中极为普遍的一个系统程序,界面极似福彩。

但连派出所警察也还不知道"杀猪盘"这个东西。赌博案,他们不受理。晚上,孟薇薇本能去查"高频彩骗局",看到"杀猪盘"的字样。刘文彬很快打来电话,以"恨铁不成钢"的口吻数落她,又鼓励说,"方法总比困难多"。她后来知道,那是骗子经常喜欢说的一句话,一方面打压你,一方面又给你想办法,是他们的惯用伎俩。而且他们善于感知女方的细微情绪,判断对方的意识状态。当天晚上的对话,孟薇薇异常冷静,刘文彬似有察觉。"把房子都诈出来,其实就已经算完成'杀猪'了。"

6天后的7月16日,通过维权志愿者弄清"杀猪盘"套路底细的孟薇薇终于醒悟,向公安局正式报案,警方才正式受理立案。7月底,刘文彬没有来天津,而是谎称去了新加坡。虽然孟薇薇逐渐冷淡下来,但刘文彬还惦记着她父亲360万市值的房子,此后仍然鼓励她,说可以帮忙"回血"。孟薇薇没有戳破他,只是愤怒骂道,"你就是把我看成'猪'。"

如今,警方那边毫无进展,孟薇薇的房子已经通过垫资方卖掉,等待分期下款。各家网贷都在催款。早日还清,她就能早日摆脱高额利息的追杀。

之前的半年,孟薇薇每天按时作息,白天看书,研究控制饮食、运动减脂,从136斤减到107斤。60多岁的父母也从不催婚,让她完全独立。那间房子,是父母花了大部分积蓄,为她设置的一把"保护伞",等父母老了,女儿也好有个支撑。然而,房子没了,母亲骂她,"你这个败家子,这个家都让你给败了。以后就要全靠你自己了。"孟薇薇反驳,"不是我败的,是骗子。"孟薇薇想起就想哭,"我没保住我妈给我的这把伞。"

"师兄,老师,客服,都是同一个人"

因为丈夫经常在外面做生意,湖北黄冈35岁的女士崔雪独自在家带两个孩子,一个9岁,一个3岁。

去年9月,她开始在家炒股,一般赚个千把块。今年3月,不知道在哪里加了一个湖南的男子黄庆,开始与她"哥""妹"互称。"就是平常的聊天。他什么都跟我说,我也是一样。"平时崔雪一个人在家,没有朋友,没人说话,跟老公交流也很少,难免感到孤独。一开始,她把黄庆当做好朋友。

事后回想,似乎是在早前下载炒股软件"XX汇"时,错下了另一个软件"XX针",半个小时后,她便接到密集的骚扰电话和短信,一天几十个电话,全都是关于股票和投资的,至今依然。"手机号用了十几年,不想换。"而黄庆就是钻了这个空子的人。

黄庆带着崔雪炒股,崔雪称他师兄。他把崔雪拉到一个200多人的炒股群,群名"XX军团",每天,老师、师兄黄庆和助理都会发走势图,宣传股票,老师指点,大家跟着买,然后截图汇报收益。

4月份,老师和师兄说股票行情不好,劝崔雪改做XX融券。她询问信任的证券公司,对方说要交50万基本金,放一个月。崔雪觉得门槛太高,在黄庆的劝诱下,她转到了黄庆的平台"XX国际"来做。

黄冈女士崔雪被师兄、师父带入“XX融券”诈骗平台,这是其中一个平台界面。受访者供图

XX国际的网站显示,这是一家在香港注册的证券公司,网上搜索也没见负面报道,她很放心。XX国际的旗号是外汇交易,群里的专家老师王权、周世坤每天直播开课,要求学员绝对服从,保证100%收益。第一笔,崔雪打算投30万,但听从老师的话,她从支付宝将50万打到指定的私人账户。"老师保证说,半个月带我翻倍。"但她一直都是亏损,到5月,几乎亏完。

这个平台类似期货,崔雪以为只是行情和自己的运气不好,并没产生怀疑。6月,她继续投了10万,又是逢买必输。"明摆着趋势是涨的,但在那个软件里我就是输。"此时她取现10万,还觉得正常。

此后,师兄黄庆接连向她推荐了多个平台,正式进入"杀猪盘"游戏。第一个"XX国际",他们开语音沟通操作,崔雪从100元起投,有限额,然后她投5000、1万,第二天顺利到账,并能提现。黄庆特地打电话来问。但随后,这个平台关闭。黄庆说,平台遭到黑客攻击,要换个平台。黄庆还说,经朋友介绍,他拜了一个师父。"他说他是带着酒到老师家里,请老师带他……这个苦情戏搞了一个星期,老师答应了。"没几天,他说他赚了,并截图给崔雪。

这位老师王军,显得颇有"师德"。他教导黄庆和崔雪,前半年不指望他们赚钱,只是带着他们掌握技术,"你把技术学好了,以后不用我带,就能长久做。"但赚的每笔钱,王军要抽成30%。第二天,崔雪就在网上借了20万,老师很快帮她挣到10万,这样在系统中,她就有了30万。后来崔雪才知道,这只是惯用诱惑技巧,"放长线钓大鱼",而她打出去的真钱,早就被骗子收入口袋,平台上的金额都是虚假数字。

黄冈女士崔雪被师兄、师父带入“XX融券”诈骗平台,这是其中一个平台界面。受访者供图

第三天,老师说要带她和师兄一起,让她凑够50万,"好操作一点"。崔雪凑不到,黄庆主动打了2万到她的银行卡。也是后来崔雪才知道,骗子会一次次抬高投注等级,受害人差几十万拿不出时,骗子会以"主动帮助"的姿态给予小恩小惠,有的是真实的小额打款,有的则是数目较大的平台数字增额。因为这2万,她选择继续相信师父和师兄。

7月17日,崔雪从网贷平台借够50万后,在老师带领下操作,没想到10分钟就亏掉30万。老师让她停止,只带师兄继续操作。她自己瞎操作,反而回增至30万。这时,万军说,星期五是"大飞龙",赢钱几率很大,让崔雪再去凑20万。崔雪开始担忧,说"这是豪赌,我没钱,不想做了。"黄庆说,"我给你找15万,你再去找5万。"这一次,他把15万直接"打入"崔雪的平台账户,崔雪便又借了5万。

然而,7月19日"大飞龙"那天,黄庆在微信上道歉,"师妹,对不起。"崔雪才发现,账户里的余额"50万"几乎赔光,只剩2万多。黄庆说,"你放心,我一定负责。"据说老师也骂了黄庆,数落了崔雪。那两天,黄庆天天陪崔雪语音聊天,全是温柔的好话,一直聊到深夜。此时,黄庆的"杀猪"游戏已近完成。

除了XX国际亏损47万,后面崔雪又连续亏了46万多,总计93万。这些资金,全是他从黄庆推荐的十几个贷款平台借贷而来。由于她名下挂着一个转让出去的店铺法人,借款十分顺利。

7月底,崔雪从网上接触到一些"杀猪盘"维权人士,才觉察被骗。她报警,赵律师帮忙,但她还是去找黄庆,故意说,"老公快回来了,我想回本。可以投30万。"老师再次建议50万,崔雪说凑不到,师兄说,"我给你找15万,你再去借5万"……仍是旧戏重演。她当然不听。晚上,她告诉老师和师兄,老公的许多朋友都是警察,警务室就在家附近,但黄庆毫无惧怕。事后崔雪才知道,"杀猪盘"的骗子一般都在国外,"他们知道警察抓不到,甚至支持你去报警。"此后她发微信、QQ,再无回音。

"XXX国际"之后,老师、师兄先后带着崔雪在多个平台操作,X国际、XX交易、XX财富、XX证券。接触维权群体并报警后,崔雪根据警方查知一些线索才知道,"杀猪盘"的骗子都在柬埔寨,而这几个平台实际只是同一个,"都是为我量身打造的!只是换了包装,随时开随时关。我一说投钱,已经关了的平台立马开了。我问,他说升级了。我一说我老公知道了,不用3分钟,立马关掉。"

而她一直信任的"师父、师兄"和"助理、客服",从头到尾都只是同一个人。"我报警后跟他们摊牌,发信息,要不回都不回;要回,隔一两分钟,同时都回。"

"从3月就开始布这个局了,一直到7月29号。如果不是我在网上意外发现,他还会让我继续回本的。"崔雪陷入巨债。9月开学,她和老公一人支付一个孩子的学费。但她还瞒着老公。"不能让他知道。亏这么多,不找死吗?这日子还能过吗?"

"你很伟大,上天安排苦难,让我们等到这一刻"

单亲妈妈刘玉琴也是在社交软件上认识"准老公"吴松江的。她是个贫穷的女人,原本就负债几十万,但还是被"杀猪盘"里的"爱情"带入了巨坑。

生活的重重磨难反而让刘玉琴习惯笑。她1976年出生于江西,高中毕业后就去北方打工,1997年到福州后,一直定居在此。家里母亲死得早,父亲也在2004年去世。但嫂子很排斥她,哥哥不管她,2006年再回老家,她发现家里已没有容身之地。从此,她与家里亲人几乎断绝往来。

也是在2006年年底,30岁的刘玉琴认识了儿子的爸爸。他们很快在一起,但这个打工男人赌博,极不靠谱,两人性格、三观也不和,他们没有迅速结婚,还在她坐月子时,他就出轨了,还输了六七万。"我知道我们不会长久,但我年龄已经那么大,自己没有一个心理寄托,就决定把孩子生下来,自己抚养。"2007年年末,儿子出生20天,孩子爸爸就跟别的女人跑了。

12年来,刘玉琴一直未婚。儿子生下两个月,刘玉琴即出去工作,每月到手的工资,付完保姆工钱和房租,已经所剩无几。儿子8个月大时,又得了坏死性筋膜炎,做了两场大手术。他先向公司老板借钱,又向朋友借钱,但引发朋友夫妻矛盾,后来他让老板帮忙开证明,从银行借贷。一年下来,她已负债10多万。

她试过高利贷,但被吓到,随后开启了10年的信用卡借贷、网贷生涯,年年东挪西凑,"以贷养贷"。催款电话一直没停过,早期,第三方催款公司经常打电话威胁、恐吓,有几次她在工厂里直接吓哭了。"当时好害怕呀!那时候没经历过这些。"此后她换了多份工作,许多时间处于失业状态。今年年初,她的欠债已累计达40多万。

几年前她下载了交友软件,偶尔登录一下。她的账号上只有少量照片,其中一张是她在公园看一丛花,配文字,"看到这丛花,我很想在这一刻死去"。事后反思,也许这句话就散发着某种气味。用她的话说,她有一个小私心,"看一下别人的不满、委屈,就觉得也不是我一个人日子特别难过。心理就会平衡一点。"

正是这样的境况下,今年7月20日心情不好时,她再次登时,看到几条信息,认识了吴松江。"别人发信息都有明确的意图,他很特别,只是简单的'你好啊,是不是在忙',比较让人放心,就加了。"此外,吴松江自称是江西景德镇人,老乡情分,也让刘玉琴始终对他心存一份额外信任。

他们很快就聊到各自的情感经历。吴松江提到,自己学设计专业,毕业后到深圳工作,当时的女友是学妹,2012年,女友去深圳找他,两人视频聊天,女友下车时被对面的车撞死了。"语音跟我说的这事,他哭得挺伤心的。所以他对视频有心理阴影。"刘玉琴说,后来她也从没有跟他视频过。但这让他们更感惺惺相惜。后来刘玉琴才知道,这套说辞,是"杀猪盘"骗子躲避视频最常用的一个话术。

吴松江30出头,刘玉琴43岁,但吴松江说喜欢她。"我觉得你特别伟大,我佩服你这样的人。"刘玉琴说,"我们应该不可能吧,家里也不会同意。"吴松江说,他的父母都很开明,而且也不想让儿子一直活在阴影里,因此他自己满意就行。

福州单亲妈妈刘玉琴遭遇杀猪盘诈骗。前期聊天中,骗子费尽心思扮演“暖男”。受访者供图

他还对这份感情大加美化。如,"之前所有的苦难和不幸的经历,都是上天为了安排我们等到这一时刻。"说起困难,他就说,"你放心,以后有我在。"这些让刘玉琴感受到的温暖、感动,可想而知。此后,他们在微信中互称"老婆""老公"。吴松江还问她,结婚后要不要再要一个小孩?刘玉琴想,经济、身体条件如果允许,当然可以,儿子不孤单,对他也公平。

此前,刘玉琴不是没想过结婚。但即使有人示好,她也不敢。"我这条件,哪儿敢啊?穷成这样。"几年前被一个男子怂恿投资,还被骗走3万。但吴松江实在太热情,她挡不住。吴松江说自己回老家了,但前几天的定位还在福州。他说,8月5号,他会来福州找刘玉琴。

刘玉琴自然不知道,从7月20日加好友到8月5日,一共15天,是他设定的"杀猪盘"期限。那些天,两人热络的聊天占据了刘玉琴所有的空闲时间,她每晚都熬夜,聊到凌晨一点。甚至上下班的路上,吴松江也会提醒她,"注意安全"。

15天完成"杀猪","一夜白头"

刘玉琴看到吴松江朋友圈设置了一个月可见,才问吴松江忙什么工作。吴松江顺水推舟,说自己在家里和几个IT男表哥做"漏洞",刘玉琴上网搜这个词,不明所以。

认识后,吴松江曾提出,以后要在福州买房子,两人还商量了首付的事。7月27日晚上,他发来一个二维码,称"这就是我跟我表哥做的事情",还说"听我的"。刘玉琴当然很听话,言听计从。充钱500,立刻赚50块。吴松江说,"漏洞,就是这个理财平台在特定时间段,6次投有4次会盈利。"因为系统写着"XX理财",刘玉琴觉得很正规。

第二天投了两次后,吴松江突然说,平台有个送彩金的活动,最低充10万,能赢8888元。她说没钱,吴松江说,"有我呢,我会想办法。"按照吴松江指示,刘玉琴向客服预约了一个10万的名额。刘玉琴的支付宝借呗里,每月有8万的借贷额度,她借出2万充进去,以为吴松江会负责另外的8万。但他借口"月底限额"转不了,刘玉琴只能把6万也充进去。随后他带着刘玉琴操作,账户变成12万。

"杀猪盘"诈骗平台中,充钱叫"上分",提现叫"下分"。当刘玉琴准备下分时,发现取不出,客服说,"流水要达到本金的5倍——50万,才能取出来,而且是单天,不能累积。"刘玉琴问吴松江,吴松江说他是钻石级别,没有限制,他让刘玉琴也去约个50万档位的钻石,先交20%预约金。刘玉琴没钱,还是预约了。客服又说,"如果不在40小时之内完成,每天将扣除5%,直到扣完。"刘玉琴顿时哭了。吴松江说他会想办法,"你还不相信我吗?我还能坑你吗?"

吴松江说自己账户有15万,还找父亲借了20万,充了进去,并把截图发给刘玉琴。刘玉琴说,自己无处可借,以前儿子生病的时候,朋友亲戚都躲着她。吴松江说,"我一直在想办法帮你。为了我们以后的生活在努力。你总不能把这么重的任务都扔给我吧?"接着,他给刘玉琴发来十几个网贷地址,大多她都没听说过。因为有40万的欠债,她试遍了网贷平台,最后在4个门槛低的平台凑了11万。

福州单亲妈妈刘玉琴遭遇杀猪盘诈骗。已经山穷水尽,7骗子仍然让她继续网贷。受访者供图

7月29日晚上,48小时期限将至。她存入10万,加上此前的8万和吴松江的"22万",一共40万数额。吴松江说自己还有5万,让她再充5万。但刘玉琴束手无策。"3天没了18万,很崩溃啊,"她说,"但想想,起码他还在啊!以后两人一起努力,赚钱还掉。"

福州单亲妈妈刘玉琴遭遇杀猪盘诈骗。直到被骗子“杀死”,她还没醒悟。受访者供图

30日晚上,吴松江带着刘玉琴"打流水",一夜就打掉了18万,第二天,剩下"22万"没几下也亏完。此后两三天,吴松江不怎么说话,称自己借钱被父亲发现,还知道了他们的事,大骂了他。刘玉琴不敢再打扰他。

推广广告
星点云香港服务器,CN2高速连接,ping值低可免费换IP,安全稳定,技术团队24小时在线稳定无忧
评论
24991人参与,11条评论

精彩评论

查看全部评论>>

热门问答